首页> 综合资讯 > 正文

口罩厂老板入局剧本杀:富二代赔百万那不叫事,就当积累经验

2021-07-06 10:23:40来源:安家网编辑:

早上8点,陈伟在北京高碑店的剧本杀店里开始工作。先看看剧本杀内容,复盘昨日经营情况。等员工来了之后,再对相关剧本杀内容进行演练。下午2点开门营业,第二天凌晨三点左右下班,自今年4月份开业以来,一直如此。
 
在朋友眼里,陈伟是个富二代。他的父母开过煤矿,家里有八家工厂,涉及各个行业。妈妈给他百万资金去做生意,告诉他亏了钱不要怕,家里不缺他这点钱。赔光了再给钱,一直给到他能够赢利,会做生意为止。
 
在陈伟做过的生意里,他开过口罩厂、电竞游戏公司等,至今没有亏过钱。什么时候生意的利润空间降低,陈伟就会去寻找下一个机会。剧本杀,正是如此出现在他的投资项目清单里。
 
陈伟告诉记者,目前自己的剧本杀店还处于赔钱的状态,“可我不担心,开店有试错成本。做生意嘛,有赔就有赚。”

 
北京高碑店文化产业园剧本杀店密集
从开口罩厂到投资剧本杀 哪行赚钱入哪行
 
入局剧本杀生意之前,陈伟做过最成功的生意,是投资开设口罩工厂。那是2020年春节前夕,新冠疫情刚刚发生不久,他突然发现市面上买不到口罩了。好不容易抢到口罩,价格也高出很多。
 
陈伟意识到巨大的商机,和家族里的人一起吃饭时,聊起口罩难买的情况,便和亲朋提议开个口罩厂。
 
家族里做生意的人多,但从来没有涉足过口罩生意,但是看到口罩的价格还在不断上涨,说明货源紧俏,最关键是有钱也买不到,所以都认为可以尝试。

 
段晓彬
取得一致意见。陈伟及家族里的人开始联系其他亲朋,分配投资额度,联系相关投资设厂事宜。租赁工厂,招收员工,购买口罩生产设备等同步进行,从有投资意向,到工厂生产出口罩,在一个月时间内完成了。
 
疫情初期,市场上口罩紧缺,生产多少口罩都能卖出去。顶峰时,批发价格达到39元一包(10只)口罩,每天工厂生产10万只口罩,投资成本很快就收回了。
 
但几个月后,随着全国产能恢复,口罩批发价格一降再降。陈伟向记者介绍,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一包口罩的利润便只有几分钱了。尤其是2021年3月份以来,每包口罩利润仅有几厘钱。今年春节,陈伟与家人商量,准备将口罩工厂以合适的价格转让,不再做口罩生意了。
 
口罩工厂利润刚刚开始下滑时,陈伟便开始寻找下一个能够赚钱的行业。这是从小便训练出的对生意的敏感,他的父母曾在河南平顶山开过煤矿,2012年因受政策影响,退出煤矿生意。此后转型畜牧业、养殖业、矿产投资,甚至介入殡葬行业。哪一个行业有充足利润空间,父母便会投资哪一个行业。
 
陈伟向记者介绍,家里工厂比较多,从小就看到父母做生意。在外求学阶段,有时会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,让陈伟抽时间回趟河南老家。问回去干什么,妈妈告诉陈伟,有人欠钱,还不上了,拿几个铺面,还有两层写字楼顶账了,要过户到他的名下,需要回家来配合过户。
 
父母若是投资的生意不太顺利,也会经常和陈伟复盘为何会失败。和其他企业因生意纠纷打官司,也会让陈伟知道详情。在陈伟看来,父母从小就教育他,失败的生意不可怕,怕的是做一次生意失败了,再也没有了投资做生意的勇气,“做生意就是在冒险,天下有挣钱的买卖,也会有赔钱的生意。”
 
在投资剧本杀生意之前,陈伟除了开过口罩工厂,还曾与人合资或个人独资,投资过电竞游戏、服务业等,他自称没有一个投资失败,都成功了。陈伟告诉记者,剧本杀属于社交娱乐行业,从投资者的角度,哪里有利润空间,就会有热钱追过来。
 
段晓彬同样看到了剧本杀的高利润空间,此前他做过酒店业、电商代运营,以及社区团购的生意。在他看来,剧本杀与酒店业本质上都是通过物理空间(指房间)取得利润的业态。相对而言,剧本杀比酒店行业的利润要更高。
 
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家普通商务酒店单房投入成本在8万至10万元左右,更高级的酒店单房投入20万元左右。剧本杀单房投入一般1.5万至2万元,一些高档的剧本杀单房投资3万元左右,已经非常豪华了。

 
剧本杀店的DM七失
商务酒店旺季的单房收入每天400元左右,且没有上涨空间。剧本杀每场约3个小时,按最低人数六个人计算,人均费用一百元,收入600元。一天翻两台,收入可达到1200元。而有些剧本杀的内容,价格会更高一些,平均下来一天单房可达到1500元左右。
 
从投资的逻辑分析,剧本杀的利润空间远超酒店行业。段晓彬认为未来的娱乐业需要靠内容去带动,而剧本杀天然的内容属性,将会给社交娱乐带来相对较高的利润空间。随后,他将其他生意的资金回笼,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剧本杀行业。
 
“现在开剧本杀店的人,比玩剧本杀的人还要多”
 
能够投资做剧本杀的区域很多,段晓彬单单看中了高碑店。他的选择并非个人主观判断,而是大数据显示决定的。段晓彬得到的相关数据显示,朝阳区是北京休闲娱乐业比较集中的地方,而高碑店又是娱乐休闲业态高度集中的区域。
 
段晓彬在高碑店的剧本杀店,投资约80万元左右,该店拥有6个房间。正常情况下,这家店的赢利预期是一个月15万至20万元的流水,利润在30%以上,“剧本杀与快消品行业很像,翻台率越高,利润越高,保持在30%以上利润,相当不错了。”
 
不过到目前为止,预期与现实仍有差距,北京年轻人生活节奏快、工作忙碌,所以工作日期间,很少有顾客来店,花费三四个小时玩游戏。主要消费时间集中在周末。
 
并且,在段晓彬经营的剧本杀店直径500米范围内,还有30余家剧本杀店在同时营业。网上搜索“剧本杀”显示,仅高碑店区域便有超过500家店,激烈的竞争在所难免。
 
在段晓彬看来,他并不是一个机会主义者,也非盲目进入剧本杀行业。他考虑对剧本杀行业进行投资时,那时的行情并不好,疫情来了,很多老板因剧本杀行业亏损退出。
 
疫情得到控制之后,剧本杀行业逐步恢复,社交娱乐行业爆发,火爆的行情,让很多机会主义者进入行业时只看到眼前,只要不挣钱,掉头就走了。段晓彬分析,目前的剧本杀行业,像是开火锅店一样,满大街都是,大家跨行业一窝蜂去开店。这样的商业环境无法预料前景,风险也没有办法避免。

 
剧本杀店的员工在交流业务
对于投资人而言,隔行如隔山。管理最大的问题,是外行管内行。许多投资人并不了解社交娱乐业,从陌生的行业进入新行业,需要试错成本与试错时间。段晓彬表示,剧本杀行业给予外界的信息,让许多投资人误认为这个行业是挣钱的,一旦入局后发现不挣钱,月月亏损,心理上会有变化,机会主义者面对亏损会发慌,坚持不住可能就会关店。
 
剧本杀行业“冰火两重天”式的市场变化,也出乎赵娜的意料。她此前做民宿酒店生意,曾经在大兴、顺义和崇礼各有一家民宿,还做过外卖生意、影楼店生意等。
 
因受疫情影响,目前赵娜全面退出民宿行业,将此前的生意资金收回来,准备投资其他行业。她此前就已知道剧本杀行业,在2019年曾想投资,为此与爱人张新然去考察行业。但因当时张新然对剧本杀体验并不是很好,并不看好剧本杀社交娱乐的形式,所以没有投资。

 
赵娜、张新然夫妇在学校主题的游戏房间
再次看好剧本杀行业,是在2021年2月份。那时赵娜一直在留心寻找新的投资项目,她发现朋友圈里都是关于剧本杀的信息。她向记者介绍,朋友圈里的人都在聊剧本杀的话题,包括一些大V,很多人都在讨论剧本杀。甚至和剧本杀行业没有关系的人,也都在关注剧本杀行业。
 
两人再次考察了剧本杀行业,这一次的体验非常好,两个人商量后,决定在高碑店投资剧本杀。租赁场地、装修等等事宜完成后,6月初,他们的店开张了,没有料到,近一个月时间,只来了三拨客人。
 
生意惨淡,朋友圈里的情况也在发生变化。在赵娜的朋友圈里,开剧本杀店的人,甚至比玩剧本杀的人还要多。新店开张,赵娜想免费邀请朋友们来捧场,翻了翻朋友圈,发现有7个朋友同样投资了剧本杀店。张新然说:“现在的情况,和刚进入这个行业时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 
有人后悔莫及,有人赔百万不眨眼
 
朋友圈的人纷纷进入剧本杀行业,让赵娜意识到一件事情,她或许高估了市场行情。剧本杀的投资成本并不算太高,资金少的,投入十万元左右就可以开业,投资上限不封顶。当时认为能够挣钱,大家都去投资的结果,是现在卖方比买方多,行业泡沫效应逐渐凸显。
 
初入剧本杀行业时,很多投资者预期前景乐观,但现在对于行业发展较为悲观。赵娜说:“我们做生意这么多年,感觉到剧本杀行业,现在是最难做的生意。”

 
剧本杀店室内陈设
今年5月份,有一家推广头部企业找到赵娜合作,向她提供了一组数据:北京每天保持着新开两家剧本杀店的速度,最多的一天,上线剧本杀新店达到12家。
 
大批投资者选择在高碑店开设新店,但剧本杀店的聚集效应,并没有在预期中发生。相反,在张新然看来,剧本杀店门槛低、同质化严重,为生存下来,剧本杀行业将会开打价格战,“北京现在剧本杀平均客单价在百元左右,但或许很快就会跌到七八十元左右。”
 
做生意,隔行如隔山,玩不好就属于自残,投资打了水漂。从民宿转行剧本杀,为赵娜与张新然上了一课。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,让两个人经受着考验。
 
也有少数人例外,比如“富二代”陈伟。虽然剧本杀店一直在亏钱,他却丝毫没有财务压力。自从决定在北京开设剧本杀店,2021年4月底开始营业,连亏两个月,截至目前月均亏损3.5万元。
 
赔了钱,陈伟并不着急。在今年春节与父母谈论投资剧本杀前,父母曾与他多次沟通,谈话的主题围绕着什么是生意,以及赔了钱怎么办。在陈伟的预期规划中,高碑店的剧本杀店,将会是连锁经营模式的首店。如果第一家开成功了,未来至少百余家店在全国开张,这将是一笔涉及金额巨大的投资,他说:“剧本杀社交娱乐赛道打通了,将会产生巨额利润。”
 
父母告诉过陈伟,放心大胆去做,剧本杀投资单店不过百万,就算你一年赔一百万元,也没有事。这点亏损,还没有家里随便一个厂子一个月赚的多。陈伟的妈妈直接告诉他,你随便做,放手干,这一百万对家里也不算钱。这家店失败了,只要把为什么失败想清楚了,以后不要犯同样的错误,一百万元赔完了也值。
 
父母甚至和陈伟讲,就算是剧本杀店开一家破产了,再开一家又破产了,赔上几个一百万,也不要不敢做生意了。接着做,一百万家里多的是,家里可以拿很多个一百万,一直试到你成功为止。
 
虽然父母话是这么说,但陈伟也想过百万投资亏损完怎么办。他告诉记者,那次与父母的谈话,让他明白一件事情,无论成功或失败,复盘经验很重要。只要成功一次,找到盈利模式,全国开设连锁店,那将会产生巨额利润。

 
剧本杀店游戏房间内的民国风装饰
多位受访者表示,在高碑店区域,很多新店在开张,很多老板也在关店。在剧本杀行业的竞争中能够活下来,很重要的一条,即取决于是否有强有力的财务支撑。
 
陈伟觉得,剧本杀行业未来会有80%的店倒掉,资金不足的会无法支撑。在他的计划里,高碑店剧本杀店将会在今年年底赢利,“至少,我在这个行业里能活下来,就算失败了,有家里的资金支持,还可以重新再来。”
 
赵娜亲身体会到行业竞争的惨烈,现在对剧本杀的判断完全改变了。她告诉记者,如果有人想要投资剧本杀,除非是和那个人有仇,才会劝他开店。自己现在只能想办法杀出条血路来,“最起码坚持一年,希望市场行情有好转。”
标签: 富二代 口罩厂

版权声明

   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。